sábado, 3 de agosto de 2013

最新訊息請從臉書<我願游泳在樹海 搶救江翠老樹>更新!

最新訊息請從臉書我願游泳在樹海 搶救江翠老樹更新!
江翠護樹志工隊總幹事潘翰疆、在當地長大的綠黨黨員王鐘銘,28日清晨六點爬上江翠國中老樹,阻止游泳池及停車場興建工程對老樹的傷害,進入第11個小時(下午五點、進行中)。
樹下也有退休老師以黃絲帶繫滿老樹,訴求老樹不要走。媒體都被校方拒絕在外(但施工人員卻從大門進入工地,而非學校側門,影響學生安全),數十名護樹志工們則聚集在樹下、或在學校側門外聲援。經過的市民,也認為此事實在不應該!
學生段考剛結束,也有人在下課時間呼喊『不要砍老樹』,相互呼應。
有同學擔心,如果蓋停車場以後就不能烤肉了,而社會正在少子化,現在又準備要限水,以後如果不能游泳,那不就浪費了。
另一位同學則說,老師說我們要愛樹,結果愛到變砍樹。大人說要愛惜東西,政府卻在破壞。
許多同學都認為,學校若能保留這些大樹,是一個很好的景觀、對空氣也很好,樹都在這裡那麼久,比我們還久了,若要移走也很難活,『真是的!』。

新北市警察和消防隊上午九點起陸續到達現場,原本準備採取強制手段,並推擠樹下的退休老師。黃老師淚流滿面、苦口婆心,請警察和消防人員想想『台灣的環境教育、生命教育出了什麼問題?』警察便在中午前撤離。潘翰疆和王鐘銘還繼續堅持,今晚將在樹上過夜。
由於工程非常粗暴,已違反樹保計畫所規定的作法,前天(26日)新北市農業局已公開說勒令停工,但昨日(27日)工人仍持續鋸樹,農業局無所作為的情況下,護樹志工不得不爬到樹上,表達捍衛老樹的決心!

潘翰疆和王鐘銘各自坐在靠近松江街的兩棵正榕老樹上,校園內側則有四棵正榕、一棵印度橡膠樹,被「剃頭」砍除所有枝幹,未來的命運令人憂心。而大型楓香樹原本被放倒、橫躺,準備移植,因有人抱樹,而重新植回區內。直接斷根的椰子樹,地下水湧出則填沙。
綠黨前召集人潘翰聲指出,該移植計畫非常不專業,老樹採一次斷根,未來存活機率低,而這些受到強列傷害的老樹,農業局並無積極作為來搶救,江翠國中作為一個教育單位,校長郭月秀正在踐踏『十年樹木百年樹人』,為生命教育做最壞示範。
新北市長朱立倫『護樹月』才三天就破功變成『砍樹月』,也被江翠護樹志工隊到警察局報案揭發溪頭公園老樹被大砍,市政府才跟在民眾的自力救濟後面開罰,23日朱立倫所說的『護樹和種樹一樣重要』、『種小樹不如護大樹』變成自打嘴巴。

本案承包商,並不具園藝專業資格,先前在兩工公尺遠的「石雕公園」砍樹蓋警局的爭議開發案中,移死三分之一以上的老樹,竟然來能取得這次的工程。而且該工程完全沒有工程告示牌即行施工,經過向新北市『1999』專線檢舉,完全沒有任何進展,仍繼續違法施工,檢調應該介入嚴加調查是否有弊案!

新聞聯絡人:潘翰聲
- See more at: http://www.greenparty.org.tw/news/20130413/38#sthash.p6cqJ4JC.dpuf

Nenhum comentário: